上海汽车业暂停:急刹车后静待重启-汽车在线

上海汽车业暂停:急刹车后静待重启

[本站 行业]  每天上午准时打开电脑、电话沟通、视频会议,期间不忘问候一句,“今天抢到菜了吗?”......这几乎已成了上海“汽车人”近一个月的日常。

上海的日新增感染者数量从3月13日破百、24日破千,到4月5日破万,3月以来,上海这波疫情总计报告感染者超过7.3万例。防控措施也随着疫情的发展不断变化,从网格式筛查,到以黄浦江为界分批封控,再到目前严格落实的“足不出户”。

本站

在防疫的关键时期,汽车工厂封控管理、生产人员短缺、物料运输受阻,种种挑战摆在车企眼前。一些工厂因零部件短缺被迫关停,一些工厂的员工睡着行军床和睡袋、搭着帐篷在封闭生产……面对无法绕开的疫情,无法预料的未来,上海“汽车人”正历经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多家车企停产,产量损失超万辆?

大众汽车集团一位发言人日前表示,由于疫情期间零部件采购困难,该公司与上汽集团合资运营的上海工厂于3月31日起部分关闭。

“工厂确实都停产了。”一位上汽大众内部人士周鹏(化名)向本站描述了细节,“过程比较戏剧性,在浦西封控管理之前,工厂员工都做好了睡在工厂封闭生产的准备,3月31日后勤已安排带两周物资进厂,可临近节点通知下班,生产线工人拖着大包小包行李回家,这场面堪比春运。”

本站

据悉,上汽大众在嘉定区设有安亭汽车一厂、二厂、三厂和新能源汽车工厂,其中新能源汽车厂于2020年建成投产,年产能约30万辆。减产一天不仅意味着销量损失,对于后期交付甚至市场竞争力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MEB是单班制,每小时生产10-15辆,每天生产10小时;三厂是双班制,每小时生产30辆,每天生产10+10小时。”从周鹏口述的产能看,单单两个工厂就让上汽大众每天损失生产超700辆车,5天损失产能3500辆。

事实上,早在3月14-15日和3月21-22日,上汽大众就已先后接到安亭工厂需进行48小时闭环隔离管控的通知。这段时间,上汽大众上海工厂并未完全停下生产的脚步,而是实行闭环管理生产,将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据悉,安亭一厂的产能从每天生产320余辆车,降到了闭环期间每天生产约200辆,产能降幅近四成。

这一波疫情对上汽大众安亭工厂的生产进度影响多久,还是一个未知数。“很多员工都回家足不出户了,所在小区又是封闭状态,能不能回工厂来上班,又是另一回事。”周鹏对此表示焦虑。

不止上汽大众,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还有特斯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3月28日因疫情防控开始停产,原定停产4天,但特斯拉已将上海工厂关闭时间进行了延长。不同于上汽大众的零部件短缺,特斯拉的封闭工厂的生产计划最终止于生活物料短缺。

本站

此前,特斯拉上海工厂在3月16,17日停产两天,按照日均生产2000辆汽车的产能计算,特斯拉在3月的产量损失或超一万辆。

多家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已在4月3日发邮件通知员工,因疫情依然严峻,要求员工继续呆在家里并遵守社区规定。这也意味着特斯拉上海工厂后期产能损失还无法预计。

上周,本站曾发表过《车企严打订单转让 贩子仍然一单赚一万》,碍于特斯拉交付车辆时间过久,出现了一条黄牛产业链,加价转卖订单乱象丛生。目前特斯拉官网显示,Model 3交付时间为20-24周,Model Y交付时间为10-14周。受3月疫情影响,特斯拉国产车型或将继续延期交付时间,贩子们猖獗的空间可能更大了。

上海“汽车人”太难了

受防疫影响的车企不在少数,上汽系无疑首当其冲,但大多车企在积极配合政府防疫要求的前提下,工厂可实行封闭生产。

除了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以及高端品牌智己,均在上海设有生产基地。“生产不能停,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封控之前,当别人忙着抢菜,这些员工却在夜色中狂奔,抢运生产物资。

比如,智己专门组织了一支“突击队”,赶在小区闭环隔离管控前,带着行李留守位于浦东的临港工厂,进入闭环管理。赶在浦东封控前的4小时,智己抢运了一大批物料,从而保障临港工厂没有停产。至今,智己的一批员工在工厂封闭生产已有25天,一天工作将近18个小时。

本站

“实在是交付压力太大了。”一位智己内部人士对本站称,“很多员工都主动留下,带着铺盖在一起赶生产。”除了生产端,此前已有一批智己自动驾驶团队,生怕自己被隔离在小区,便决定分散在上海4个不同的酒店办公,设备也跟着全部转移,车辆在酒店地下室不断进行联调和测试。

不过因生产物流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智己L7的试驾车预计4月中旬抵达全国各地门店,仍然要比原计划推迟了2周。

为了不让市场份额拱手让人,上汽内部在疫情防控阶段就已经制定了应对方案,尽可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后续的车辆交付。

“虽然有一部分员工在3月中旬就已隔离在家,但没有被封控的员工还能正常去工厂上班,负责后勤的同事也提前预备好应急物资,大约有5000名员工睡在工厂,至今他们仍保持封闭生产。”一位上汽乘用车员工王佳(化名)告诉本站。

据悉,上汽通用在上海浦东也建有多家工厂,每家工厂拥有几千名员工。通过系统化的防疫应急预案,雪佛兰、别克和凯迪拉克车型基本在生产中。虽然产能有所下降,但也基本稳住了生产。

另有一些车企,生产基地不在上海,但包括蔚来、哪吒、天际汽车、威马等造车新势力,以及沃尔沃亚太区、福特中国等,研发总部均坐落于上海。

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日前表示:“上海抗疫形势严峻,对我们影响比较大,上海交付中心已经熄火好几天了,会一直持续到清明后。”

多家位于上海的车企员工称,“从三月中旬至今,一直处于居家办公状态。”事实上,相对于行政、营销等工作受到的影响可控,新车的碰撞测试和研发测试更是一大难题。

为了让疫情影响降低到最小,不少员工会抢在封控前,将测试设备打包,把工作台临时转移到家里。“如果一款新车上市晚了一个月,甚至是一周,都会影响到市场竞争力。这是一场与疫情赛跑的阻击战。”王佳称。

本站

零部件“断粮”危机?

“保生产”是每家主机厂想要努力维持的节奏,但也会受到上游供应链短缺的制约。

在上海,除了有博世、采埃孚、安波福这些国际汽车供应商巨头外,围绕特斯拉工厂,临港已飞速地引进产业链配套企业,短短两年内,已经聚集了宁德时代、均胜电子、地平线、翌擎智能等100多家企业,涵盖发动机、动力电池、芯片、车身内外饰等领域。

为了避免陷入“断粮”危机,紧盯零部件供应成为全国汽车主机厂的头等大事。

有消息透露,3月29日,汽车零部件企业安波福通知一家上海工厂的工人居家。由于安波福是国内最大的汽车线束供应商,为特斯拉、上汽通用、一汽-大众、上汽集团、福特、丰田等几乎所有中国车企供货。如果安波福持续停产,全国车企或都将面临线束供应方面的问题。

本站

一些上海零部件企业都或多或少受到生产上的影响。位于上海的一家汽车玻璃企业员工对本站称,“工厂虽然施行封闭式管理,但能留在工厂生产的工人也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

国际零部件巨头博世则透露,公司在上海的两家工厂正在减少工作人员;蒂森克虏伯表示,公司已关闭在上海的一家动力总成工厂,直至4月6日;丰田的子公司日野汽车也暂停了位于上海的发动机工厂的生产。

业内人士称,“通常而言,零部件供应商都会储备一定数量的库存,在特殊时期,依赖现有库存是当前企业的主要应对方式,但此举不能持久。从目前部分车企供应出现的问题,可显现出库存或者新的产能没有跟上。”

“有时候,并不是供应商做不到,而是疫情期间,有些地方交通受阻,物流也处于中断之中。”一家位于上海的国际零部件企业内部人士无奈地对本站称。

本站

疫情期间,绝大部分全国各地车企都在面对零部件和整车运输的挑战,而用户也在汽车维修方面遇到了阻碍。

一位用户则在微博上吐槽,“车子被烧够惨了,车企配件在上海发货,现在因为疫情无法发配件,除了等,别无他法。”

一位负责上汽乘用车整车售后的工作人员就收到了很多类似投诉案例。“许多配件在上海生产,比如采埃孚的变速箱,运不出去也就意味着没有备件,全国4S店也拿不到配件给客户修车。”上述人士告诉本站。

“在上海周边地区,为保障零部件供应,目前可以提前为货车司机申请货物通行证,但因为各地防控措施不断变化,物流有很多不确定性。”

写在最后:

一边是疫情管控,一边是供应保障,汽车行业。除上海外,工业重地吉林,以及全国多地散发的疫情,也给整个汽车产业链稳定带来冲击。为配合疫情防控,一汽集团在长春的五大整车工厂、华晨宝马沈阳大东工厂等都面临停产。

本站

疫情和汽车市场变局超预期复杂。乘联会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3月第四周总体狭义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日均3.9万辆,同比下降29%,表现相对异常。由于国内主要汽车生产基地的个别地区出现全面静止的新格局,因此对全月市场总量难以判断。

为了将疫情的影响控制在最低水平,上海这座中国经济第一大城市,现在不得不慢下来。为了让汽车产业链正常运转,一场保供应、保生产的战役已在上海汽车行业内打响。

虽然过程煎熬,但在这段特殊时期,不少“汽车人”锻炼了团队多地协同办公的新能力,开启了在家测试、研发的新技能,而在工厂的一线工人,更是凝聚一团,连续奋斗至今。他们坚信,全国人民与上海同在,这些终将成为一段特别的回忆,等到阴霾散去,车市将重回繁华。

本文由 汽车在线 作者:汽车在线 发表,其版权均为 汽车在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汽车在线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